何鑫小时候,爷爷用他的奶瓶救活了一只大熊猫幼崽。长大后,何鑫成了饲养员,并且照顾了这只大熊猫。这段“奶瓶情缘”是陕西佛坪人保护大熊猫的缩影。

“和大熊猫做邻居,有面子!” 核心阅读
何鑫小时候,爷爷用他的奶瓶救活了一只大熊猫幼崽。长大后,何鑫成了饲养员,并且照顾了这只大熊猫。这段“奶瓶情缘”是陕西佛坪人保护大熊猫的缩影。
为确保“国宝”吃得安全,大古坪村民自家种的地,不用杀虫剂。
夏日秦岭,草木葱葱。
秦巴小城陕西佛坪的一场规划研讨会,从白天开到了晚上。“熊猫圈舍怎么布局?熊猫医院如何设计?……”各路专家兴致高涨,有时还争得面红耳赤。
今年初,秦岭大熊猫佛坪繁育研究基地建设项目获批。眼下,深山小城“开足马力”,热盼基地建设早日落地。几十年来,给国宝大熊猫建乐园,已成为这片土地上的“全民自觉”。记者日前走进陕西佛坪,探访“全民护宝”背后的坚守、感动与初心。
祖孙三代延续“熊猫情缘”
5月的一天下午,佛坪“熊猫谷”,远道而来的大熊猫乐乐,入住整葺一新的园区,与熊猫小丫成了邻居。
90后饲养员何鑫已入职10年,小丫、乐乐是他照管的第九、十个“心肝宝贝”。“打小记事起,村里人就说,我这辈子跟熊猫结了缘。”何鑫对记者笑言,“每次见到熊猫,我都有天生的‘亲近感’。”
小伙子所言不虚。亲近感背后,藏着一段“熊猫情缘”。
1991年冬天,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员工汪铁军和同事冒雪巡山。行至三官庙,见一只大熊猫幼崽趴在雪地枯草里,奄奄一息。汪铁军赶忙把它搂进棉袄里,一行人跋涉俩小时,摸黑赶回三官庙村。“何长林家小孙子刚1岁,他家肯定有奶粉!”
进了屋,何长林和老伴二话没说,拿起孙子的奶粉、奶瓶,冲了满满一瓶热奶。何老汉像抱孙子一样,把熊猫搂在怀里;老太太弯着腰,一滴滴喂奶粉。小家伙尝到甜头,叼住奶嘴吮起来,一屋人长松一口气。
此后两年,小家伙在保护区管理局里茁壮成长,还有了名字“坪坪”,寓意平平安安。1993年,坪坪离开佛坪县,来到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就在这一年,何长林老人离开了人世。
二十载时空流转,何长林老人的儿孙两辈,如今分别成为大熊猫野外监测员、饲养员。
“当年,爷爷用我的奶瓶抢救坪坪时,我才1岁。”崎岖山路上,何鑫紧跟父亲何庆贵,豁开半人高的藤蔓,上山探寻野生大熊猫的踪迹。山野葱茏,父子俩斜挎水壶,穿梭在茫茫山林里。
穿过山腰竹林,二人在山石上休憩片刻。何鑫告诉记者,他当饲养员后,坪坪也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佛坪。“按人类年龄推算,那时它已是70多岁的老人。”
“奶瓶故人”重逢后不久,坪坪安然离世。其晚年由何鑫精心照管,福气不浅。
村民自发参与了近20次大熊猫救助
从县城驱车两小时,进入自然保护区缓冲区。“熊猫村”大古坪海拔1200米,依山傍水、恬静清幽。
村民宋建才握着锄头,在金水河畔修整菜畦。“昨儿傍晚,还看见大熊猫在河边闲逛哩。我没敢言语,生怕惊扰了它。”
这并非宋建才首次邂逅野生大熊猫。去年冬天,他拉着马、带着狗,去山上运货。穿过竹林时,远处一只体长1米多的熊猫,摇头晃脑地向前走来。看着“国宝”慢慢靠近,宋建才招呼马和狗,齐齐让出道来。走到六七米开外,熊猫停下脚步瞅了瞅,摇头晃脑地钻进密林,接着爬上旁边的树,开始荡秋千。
“马不惊、狗没叫,它们经常见熊猫,习惯了就不害怕。”宋建才向记者笑言,“大熊猫也明白,人们不会伤害它,一点儿都不慌。”
俯瞰秦岭山谷,林木蓊郁、竹海茫茫。眺望大古坪至三官庙一带,落日余晖洒满山野,金色霞光下难掩盎然绿意。据专家推测,平日里,二三十只野生大熊猫在这座“森林乐园”里悠游嬉闹。夏阳渐暖,“国宝”寻找嫩竹,也常来村庄串门子。
“国宝”做客,如何应对?村支书王小林早有准备。
“每次开动物保护大会,村民都搬上小板凳,非常积极。”王小林跟着县上宣传队,走村入户宣介大熊猫保护,“如今,村民自发参与了近20次大熊猫救助。”
为确保“国宝”吃上天然食材,大古坪村民自家种的地不用杀虫剂。“熊猫村”里,魔芋、中蜂等绿色产业如今蒸蒸日上,渐成致富新引擎。
“对熊猫好,它们感觉得到。”望着苍翠山谷,王小林感慨,“和大熊猫做邻居,有面子!”
满目苍翠为“国宝”装饰温馨家园
沿着金水河溯源而上,年近六旬的党高弟巡山领路,驾轻就熟。
党高弟是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一名高级工程师。自参加工作起,这条蜿蜒山径,他走了30多年。
“佛坪、四川两地的大熊猫,地域上已分隔30万年,形态差异明显。”党高弟边上山,边给记者介绍,“四川大熊猫脸长嘴长,近似熊;佛坪大熊猫头圆嘴短,更像猫,且已发现6只棕色品种。”
绕过山涧峡谷,眼前豁然开朗。但见飞瀑落潭,幽曲潆洄。山溪边碗口粗的树干上,青苔早已爬满。巡山队员深吸一口气,连连感叹,“大熊猫的家,就应该是原生态!”
巡山并不总是这般“山水静好”。近年来,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野外抢救大熊猫40余次,党高弟参与了26次。高山逢雪、狭路会熊、山洪突至、毒蛇夹击,大伙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党高弟也曾带领队员,进驻原始森林和无人区。通过40天地毯式调查,采集3000余份标本,摸清了保护区内大熊猫栖息地植物的群落结构。
对这些憨态可掬的“宝贝疙瘩”,整个佛坪县下足了功夫。站在山岭眺望,县城被苍木环绕。佛坪县委书记李芳告诉记者,全县坚持植绿造林数十载,如今森林覆盖率高达90.3%,“这满眼苍翠,就是为‘国宝’装饰的温馨家园。”
功夫不负有心人。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结果显示,作为野生大熊猫重要分布区,秦岭大熊猫数量由上世纪80年代的109只增加到345只,增幅达217%;平均每平方公里分布0.096只。
“国宝游畅秦岭,各方保驾护航。”陕西省林业局相关负责人感慨,“大熊猫在秦岭已经生活了800多万年。我们要尽全力呵护,让这份‘时光的馈赠’生生不息。”

图片 1

  

如今的秦岭,不时可见成群结队的羚牛党双忍摄

  夏日秦岭,草木葱葱。

国宝大熊猫与秦岭已经相依相恋了800多万年

  秦巴小城陕西佛坪的一场规划研讨会,从白天开到了晚上。“熊猫圈舍怎么布局?熊猫医院如何设计?……”各路专家兴致高涨,有时还争得面红耳赤。

秦岭里悠闲的金丝猴

  今年初,秦岭大熊猫佛坪繁育研究基地建设项目获批。眼下,深山小城“开足马力”,热盼基地建设早日落地。几十年来,给国宝大熊猫建乐园,已成为这片土地上的“全民自觉”。记者日前走进陕西佛坪,探访“全民护宝”背后的坚守、感动与初心。

“东方宝石”朱鹮,在秦岭湿地间飞翔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记者赵晨摄

  祖孙三代延续“熊猫情缘”

在中国大陆的中部,有一座伟大而神奇的山脉。东西走向的巨大山体让它成为我国地理、气候的天然南北分界线。独特的自然地理特征不仅让它成为中华物种的基因宝库,也成为各类珍稀野生动物的天堂。这就是秦岭。在这里,被称为“活化石”的大熊猫与秦岭已经相依相恋了800多万年;在这里,与人类“血缘”非常相近的金丝猴在丛林里欢呼跳跃;在这里,被称为“高山王者”的羚牛,成群结队地在高海拔的草甸上栖息;在这里,被称为“东方宝石”的朱鹮,在湿地沼泽间翩翩起舞……在这里,一代又一代的野生动物保护者,无怨无悔地奉献自己的青春与汗水,演绎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动人故事。穿越地质年代的远古精灵大约在距今6亿年前,如今我们称之为秦岭的地方还是一片汪洋大海。在4亿年前,随着地球构造运动展开,秦岭开始隆起,并逐步上升为陆地。在秦岭地质环境变迁的同时,无数生物物种也登上了自然演化的舞台。7月3日,记者听着陕西省动物研究所研究员王晓卫的讲述,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史前各类奇异动物竞相登场的场景。“1993年,在秦岭东段河南西峡盆地,古生物学家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恐龙蛋化石群,且以种类多、数量大、分布广、保存完好著称。侏罗纪时期的‘地球霸主’恐龙也曾在秦岭普遍分布。”王晓卫说,在距今100万至150万年前,秦岭腹地镇安县周围至少分布有20种哺乳动物,主要有变异狼、巨剑齿虎、豹、中华黄昏兽、巨貘、蓝田犀等,这些在镇安县黄家湾乡发现的巨大化石群中得到了证明。在各类生物兴衰演变的历史长河中,有的动物随着气候环境和地质演化由兴到衰,有的动物则幸运地跨越了时空,存活了下来,成为秦岭里的“活化石”。“在距今800多万年前,大熊猫的祖先始熊猫开始出现在地球上。”王晓卫说,“在随后的地质历史中,始熊猫不断演化,并繁衍至今。”大熊猫、金丝猴这些动物穿越了遥远的地质历史,进入了人类时代。在中国古代典籍中,就留下了它们的印记。在周原出土的西周甲骨文上有貘,貘就是大熊猫。素有“猴中之王”称号的金丝猴,其早期记载可见于《楚辞》和《山海经》。7月3日,在83岁的陕西省动物研究所原所长吴家炎老先生带领下,记者来到陕西省动物研究所的标本馆。这里,大熊猫、羚牛、金雕等各种各样的标本栩栩如生地映入眼帘。吴家炎老先生看到这些标本,仿佛一下子回到了20世纪60年代。那时候,陕西省成立了秦岭生物资源考察队,他们要对秦岭的动物植物资源进行一次系统考察。包括吴家炎在内的30多名队员参与了其中的兽类考察工作。也是经过那个时期的考察,秦岭动物资源的情况得到了第一次相对完整的盘点。而在这前后,更多的珍稀野生动物也被发现。1958年春天,带领学生来佛坪实习的北京师范大学青年教师郑光美发现了大熊猫,随后发表文章《秦岭南麓发现大熊猫》;同年,西北大学和陕西省外贸局畜产公司在秦岭发现川金丝猴;1981年5月,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鸟类专家刘荫增在汉中洋县发现了世界仅存的7只朱鹮……穿行了百万年时光的秦岭精灵们,一步步走入世人的视野。中华物种的基因宝库7月1日下午,记者一行来到了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凉风垭保护站。这是保护区4个保护工作站中海拔最高的一个。“从凉风垭向西下梁,沿着东河下行徒步8公里,就能到达佛坪保护区的核心地带——三官庙。三官庙和西河一带是佛坪保护区大熊猫高密度活动区,是秦岭大熊猫野外种群集中分布的中心地带,种群密度居全国之冠。”陪同记者采访的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高级工程师曹庆说。2006年,一支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的研究员队伍刚刚踏入三官庙就发现了大熊猫的踪迹,这令科考人员惊讶不已。“要知道,这支科考队伍在四川境内的保护区,足足用了两个月时间才找到一些野生大熊猫的粪便和食物残渣,而在秦岭陕西境内的保护区,大熊猫粪便竟四处可寻。”曹庆说。相比四川大熊猫,秦岭大熊猫有它的独特性。近年来的研究表明,秦岭大熊猫与其他山系的大熊猫在历史地理上隔绝超过1.2万年,在形态学和分子生物学等特征方面达到了亚种之间的差异水平,秦岭大熊猫即是秦岭亚种。“四川指名亚种大熊猫头大牙小,头型像熊类动物,如黑熊、棕熊;秦岭大熊猫头小牙大,头型更像猫科动物,如猫、虎。目前,在秦岭还发现棕白体色大熊猫9只,其中6只就是在佛坪保护区内发现的。”曹庆说。在秦岭腹地,除了有特殊的大熊猫品种外,秦岭里的羚牛也是独立的亚种。“秦岭羚牛在4个羚牛亚种中,个体最大、毛色最亮丽。”曹庆说。每年的六七月,正是羚牛的交配季。此时不少野生动物摄影师会跋山涉水,前往海拔2400多米的佛坪县药子梁。药子梁位于佛坪、周至、宁陕三县交界处,因崇山峻岭阻隔,生态保存完好,成为羚牛的理想家园。“此时在主海拔的山脊两侧,往往能发现100头以上的羚牛大群,非常壮观。”曹庆说。凭借优越的气候、生态、地域条件和丰富的水源,秦岭也成为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秦岭地处亚热带、暖温带和温带交界区域,横跨陕西、河南、甘肃等省,拥有平原、丘陵、高山等地形和植被类型,更是东洋界和古北界两大动物区系交会区……”陕西省动物研究所研究员王开锋说,“在秦岭地区,古北界和东洋界动物混杂现象十分明显,秦岭物种多样性也愈发丰富。”据统计,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总共发现了4个兽类新物种。其中一个就是吴家炎20世纪80年代在秦岭发现的。他当时在商洛柞水县做野外调查,发现草丛里趴着一只小动物,约10厘米长,黄身子、白肚皮,不像老鼠却也不是黄鼬。凭借职业敏感,吴家炎带它回去后找来相关书籍,并借来东北和四川的伶鼬作比对,发现其尾巴较普通伶鼬短,牙齿也缺一颗。后经反复比对验证,发现这是一个伶鼬新种。最后,按照发现新物种命名惯例,这个新物种由他和北京的一位专家命名为缺齿伶鼬。正如《秦岭简史》的作者党双忍所言,在生物发展进程中,这些野生动物是秦岭生态系统中非常活跃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它们还与土壤、植被等各种环境因子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让秦岭的生态系统更加跃动和精彩纷呈,共同孕育出了举世公认的中华物种的基因宝库。目前仅陕西境内秦岭区内就有种子植物3400多种,其中特有种子植物192种;陆生脊椎动物642种,其中兽类142种,鸟类338种;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80种,两栖爬行类动物77种,被誉为“秦岭四宝”的大熊猫、金丝猴、朱鹮、羚牛更是家喻户晓。呵护中的野生动物库20世纪80年代刘荫增在洋县发现了世界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此后的38年间,经过一代代朱鹮保护工作者的努力,朱鹮数量逐年增加,目前已达到3000余只。在这场朱鹮保护的“接力”中,有这样一位“朱鹮妈妈”。她叫张军风,是周至县楼观台的陕西省珍稀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朱鹮管理科科长。从2002年至今,她一直像妈妈养育孩子一样悉心从事着朱鹮繁育管理工作。原来在那一年,陕西省珍稀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从洋县人工种群中引进60只朱鹮,开始进行朱鹮人工繁育,以降低洋县孤立的朱鹮种群的生存风险。张军风就承担了这样的艰巨使命。“刚开始的时候,压力很大,到了孵化的那段时间,我就住在朱鹮巢穴旁边的值班室,晚上也不敢睡觉。朱鹮刚出生时只有五六十克,一个月内就能长到1000克,这时候营养和疾病预防就非常重要。我就像养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生怕出半点差错。”张军风说,“经过这么多年,我们慢慢摸着了朱鹮繁育的规律,在办公室里听朱鹮叫声就能知道它需要什么。今年繁殖期这里新添了27只朱鹮,其中人工孵化育雏16只。”在大熊猫的保护中,同样涌动着一代又一代人的爱心与热情。1991年冬天,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员工汪铁军和同事在三官庙发现一只大熊猫幼崽趴在雪地枯草里,奄奄一息。汪铁军赶忙把它搂进棉袄里,一行人跋涉两个多小时,摸黑赶回三官庙村。“何长林家小孙子刚1岁,他家肯定有奶粉!”汪铁军说。之后,何长林用给孙子喂奶的奶瓶救活了这只大熊猫幼崽。而何长林的小孙子何鑫长大后,竟机缘巧合成了一名饲养员,并且饲养了这只大熊猫。放眼全省,我省近年来积极创新野生动物保护方式。2013年以来,我省先后在铜川市耀州区、宝鸡市千阳县等地开展朱鹮野化放归。放归大自然的朱鹮目前已形成自然种群,成为放归地生态环境优良的重要标志。2017年,我省在安康市宁陕县宁东林业局辖区的响潭沟举行了中国·陕西林麝首次野化放归活动。13只林麝回归山林,目前已发现有林麝成功繁育后代。同时,我省已基本形成自然保护区体系,使90%以上的野生动植物物种得到保护。今年3月开始,我省又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打击整治破坏秦岭野生动物资源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切实保护秦岭地区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安全。陕西知名作家叶广芩在《秦岭有生灵》一书中写道:“秦岭洗净了我的心肺,给了我泪下的感动,让我以平和的、生命的、包容的视角贴近生活,审视人生……我已经喜欢上了山林的安静清澈。在山里,我永远坦然而快乐。”秦岭就是这样的地方,在寂静的山林里,在野生动物自在生活的乐园里,人们也更深地体悟到了生命的意义,体悟到了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意义。

  5月的一天下午,佛坪“熊猫谷”,远道而来的大熊猫乐乐,入住整葺一新的园区,与熊猫小丫成了邻居。

  90后饲养员何鑫已入职10年,小丫、乐乐是他照管的第九、十个“心肝宝贝”。“打小记事起,村里人就说,我这辈子跟熊猫结了缘。”何鑫对记者笑言,“每次见到熊猫,我都有天生的‘亲近感’。”

  小伙子所言不虚。亲近感背后,藏着一段“熊猫情缘”。

  1991年冬天,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员工汪铁军和同事冒雪巡山。行至三官庙,见一只大熊猫幼崽趴在雪地枯草里,奄奄一息。汪铁军赶忙把它搂进棉袄里,一行人跋涉俩小时,摸黑赶回三官庙村。“何长林家小孙子刚1岁,他家肯定有奶粉!”

  进了屋,何长林和老伴二话没说,拿起孙子的奶粉、奶瓶,冲了满满一瓶热奶。何老汉像抱孙子一样,把熊猫搂在怀里;老太太弯着腰,一滴滴喂奶粉。小家伙尝到甜头,叼住奶嘴吮起来,一屋人长松一口气。

  此后两年,小家伙在保护区管理局里茁壮成长,还有了名字“坪坪”,寓意平平安安。1993年,坪坪离开佛坪县,来到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就在这一年,何长林老人离开了人世。

  二十载时空流转,何长林老人的儿孙两辈,如今分别成为大熊猫野外监测员、饲养员。

  “当年,爷爷用我的奶瓶抢救坪坪时,我才1岁。”崎岖山路上,何鑫紧跟父亲何庆贵,豁开半人高的藤蔓,上山探寻野生大熊猫的踪迹。山野葱茏,父子俩斜挎水壶,穿梭在茫茫山林里。

  穿过山腰竹林,二人在山石上休憩片刻。何鑫告诉记者,他当饲养员后,坪坪也回到了阔别已久的佛坪。“按人类年龄推算,那时它已是70多岁的老人。”

  “奶瓶故人”重逢后不久,坪坪安然离世。其晚年由何鑫精心照管,福气不浅。

  村民自发参与了近20次大熊猫救助

  从县城驱车两小时,进入自然保护区缓冲区。“熊猫村”大古坪海拔1200米,里昂,依山傍水、恬静清幽。

  村民宋建才握着锄头,在金水河畔修整菜畦。“昨儿傍晚,还看见大熊猫在河边闲逛哩。我没敢言语,生怕惊扰了它。”

  这并非宋建才首次邂逅野生大熊猫。去年冬天,他拉着马、带着狗,去山上运货。穿过竹林时,远处一只体长1米多的熊猫,摇头晃脑地向前走来。看着“国宝”慢慢靠近,宋建才招呼马和狗,齐齐让出道来。走到六七米开外,熊猫停下脚步瞅了瞅,摇头晃脑地钻进密林,接着爬上旁边的树,开始荡秋千。

  “马不惊、狗没叫,它们经常见熊猫,习惯了就不害怕。”宋建才向记者笑言,“大熊猫也明白,人们不会伤害它,一点儿都不慌。”

  俯瞰秦岭山谷,林木蓊郁、竹海茫茫。眺望大古坪至三官庙一带,落日余晖洒满山野,金色霞光下难掩盎然绿意。据专家推测,平日里,二三十只野生大熊猫在这座“森林乐园”里悠游嬉闹。夏阳渐暖,“国宝”寻找嫩竹,也常来村庄串门子。

  “国宝”做客,如何应对?村支书王小林早有准备。

  “每次开动物保护大会,村民都搬上小板凳,非常积极。”王小林跟着县上宣传队,走村入户宣介大熊猫保护,“如今,村民自发参与了近20次大熊猫救助。”

  为确保“国宝”吃上天然食材,大古坪村民自家种的地不用杀虫剂。“熊猫村”里,魔芋、中蜂等绿色产业如今蒸蒸日上,渐成致富新引擎。

  “对熊猫好,它们感觉得到。”望着苍翠山谷,王小林感慨,“和大熊猫做邻居,有面子!”

  满目苍翠为“国宝”装饰温馨家园

  沿着金水河溯源而上,年近六旬的党高弟巡山领路,驾轻就熟。

  党高弟是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一名高级工程师。自参加工作起,这条蜿蜒山径,他走了30多年。

  “佛坪、四川两地的大熊猫,地域上已分隔30万年,形态差异明显。”党高弟边上山,边给记者介绍,“四川大熊猫脸长嘴长,近似熊;佛坪大熊猫头圆嘴短,更像猫,且已发现6只棕色品种。”

  绕过山涧峡谷,眼前豁然开朗。但见飞瀑落潭,幽曲潆洄。山溪边碗口粗的树干上,青苔早已爬满。巡山队员深吸一口气,连连感叹,“大熊猫的家,就应该是原生态!”

  巡山并不总是这般“山水静好”。近年来,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野外抢救大熊猫40余次,党高弟参与了26次。高山逢雪、狭路会熊、山洪突至、毒蛇夹击,大伙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党高弟也曾带领队员,进驻原始森林和无人区。通过40天地毯式调查,采集3000余份标本,摸清了保护区内大熊猫栖息地植物的群落结构。

  对这些憨态可掬的“宝贝疙瘩”,整个佛坪县下足了功夫。站在山岭眺望,县城被苍木环绕。佛坪县委书记李芳告诉记者,全县坚持植绿造林数十载,如今森林覆盖率高达90.3%,“这满眼苍翠,就是为‘国宝’装饰的温馨家园。”

  功夫不负有心人。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结果显示,作为野生大熊猫重要分布区,秦岭大熊猫数量由上世纪80年代的109只增加到345只,增幅达217%;平均每平方公里分布0.096只。

  “国宝游畅秦岭,各方保驾护航。”陕西省林业局相关负责人感慨,“大熊猫在秦岭已经生活了800多万年。我们要尽全力呵护,让这份‘时光的馈赠’生生不息。”

  《 人民日报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