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孩子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假如这件事没有发生,那么就不会有故事流传开。下面是小编精选收集的故事,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有一位王子,他整天玩弄女人,羽忆琪看不下去了,诅咒了王子:这朵玫瑰花如果凋谢,你就是学会了爱和被爱。如果没有凋谢,你会一直是野兽

如果你知道 在米色的阳光后面也有一片看不见的黑暗

那时狼和羊被关在同一个圈中,和平共处,牧羊人在草坪上与国王和皇后共同进餐。

  
野兽被禁锢在森林深处的古堡,冰冷而孤独,但也很快就习惯。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春去秋来,花落花开,院子里其它花瓣全部都凋零落下,化作泥土,唯独这株玫瑰常开不败。可是,他的爱情也一直没有到来。没有姑娘家会去森林里玩耍,就是偶尔迷路遇见野兽后也会惊恐地落荒而逃。恐怕要这样过一辈子了吧,野兽逐渐放弃了希望。
古堡上爬满了藤蔓,野兽的脸上也生出了苔藓。他从来都不敢用羽忆琪留下的镜子,据说这面镜子能见到自己想见的人,但还有什么人是值得他牵挂的呢?
森林里的小动物慢慢习惯了这座突如其来的古堡,也慢慢熟悉了古堡中那个丑陋却不凶猛的野兽。它们是野兽唯一的伙伴,它们会在春天给他蹭上几颗恼人苍耳,在夏天帮他挠挠身上的痒痒,在秋天为他滚来几粒饱满的果实,在冬天窝在他的怀抱静静地取暖。动物的世界其实很美丽,只是人类不知晓。
野兽从未想到自己的世界还会有人类的到来,当那个人闯进古堡向他呼救时,他竟然有种惊愕的感觉。那是个年迈的老人,衣衫褴褛,遍体鳞伤,后面是血盆大口的狮子,前面是怀抱小野兔的怪兽,他做出的选择其实并不复杂,求生欲会战胜一切恐惧。
野兽挡住了气势汹汹的狮子,狮子虽不甘心却没有胆量去挑战面前这个身形庞大的怪物,只得怏怏地退出了古堡。
“你还是留下来养伤吧,你这样出去仍然是死路一条。”在老人准备离开古堡的时候,野兽做出了挽留。
会说话的野兽固然显得更加可怕,可是老人还是选择了留下。野兽的善意他可以感受的到,与其冒死出去,还不如抓住这一线生机。

你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憧憬那种温暖

亲爱的孩子们,从前有一个人,如果说他还不到120岁的话,他也足足有100岁。他的妻子也很老了——到底有多老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人说她有女神维纳斯那么老。他们这些年生活得非常幸福,如果他们有孩子就更幸福了。虽然他们很老,但并没有下决心不要孩子,他们经常坐在火炉旁,谈论如果家里有了孩子,该怎样把他们抚养成人。

  
野兽对老人彬彬有礼,只是非常拘谨,他已经太久没有和人类相处,已经不习惯与人类一同生活。

如果你知道 在温顺的外表下猫咪也会有锋利的爪子

一天,老头儿若有所思,看上去比平常更悲伤。后他对妻子说:“老太婆,听我说!”

  
春天即将来临,万物都有着复苏的趋势,老人的伤势在野兽的照顾下渐渐好转,却仍然显得闷闷不乐。

你是否还会毫不犹豫地抚摸它

“你要干什么?”她问。

    
“为什么总是皱着眉?你在忧心着什么?是不乐意与我一起生活吗?放心吧,等你痊愈后我就会送你离开!”野兽安慰他说。

如果你知道 在美丽的森林里也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野兽

“从柜子里拿一些钱给我,我要去长途旅行,周游全世界,看看能否找到一个孩子。因为一想到自己死后房子会落入陌生人的手中,我就会心痛。我告诉你,如果找不到孩子我就不回来了。”

  
“不是的,我在想念着我的女儿,她是个可爱的女孩,我的失踪她一定担心坏了!”老人低下了头。

你是否还会坚持走近它

然后老头拿起袋子,在里面装满食物和钱,把袋子扛在肩上,向妻子道了别。

  
“用它看看吧,据说它能让你见到你想念的人!”野兽递过了巫师留下的镜子。

如果你知道 在每个幸福的童话故事里也会有王子和公主的争吵

他走啊走,走了很久,但没有看见一个孩子。一天早上,他来到一片树木茂密的森林,树枝间透不出一丝光线。看见这个可怕的地方,老头停下脚步,不敢进去。但他记起格言所说的话,“发生的常是意想不到的事”,在这片黑暗的深处也许他能发现自己寻找的孩子。于是他鼓起勇气大胆地走了进去。

  老人接过镜子,一个美丽的女孩顿时出现在镜中,她有着世间最美丽的容颜,却一脸愁容地望着窗外,泪水掉落在窗台的花盆,仿佛露珠般挂在盆里的玫瑰花蕾上。

你是否还会羡慕他们的生活

他不可能告诉你自己在里面走了多久,直到后他来到了一个洞口,那里似乎比森林里还要黑暗一百倍。他又停了下来,但他感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赶着他往里面走,他走进了洞里,心里怦怦直跳。

  野兽在老人的身后看呆了,“好漂亮的女孩啊!”他不禁赞叹道。

如果你知道 阳光背后有了黑暗 你选择停下

寂静和黑暗让他害怕,他站在原地,不敢往前走一步。后来他鼓足勇气,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在前面很远的地方,他看见一丝微弱的亮光。这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他径直向那片亮光走去,看见火旁坐着一个老隐士,留着长长的白胡子。

  “她叫贝儿,只要你让我安全回到家,我就把她献给你,我的救命恩人!”老人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他不能确定眼前的怪兽是否真的会放过他,唯有用自己人见人爱的女儿做交换的条件。只等自己回到家,任何诺言都将不复存在,村里的猎人可不会放过任何野兽。  “好吧,一言为定!”野兽笑了。

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阳光在指尖跳跃 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隐士要么没听到有人走近,要么假装没有听到,因为他没有理会来人,而是继续读书。老头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就跪下说道:“早上好!”但他像是在对着石头说话。“早上好。”他又说了一遍,声音比以前更大。这次隐士向他做手势要他靠近一些。“孩子,”他低声说,声音在洞里回响,“什么原因让你来到这个黑暗阴沉的地方?我已经好几百年没看见过人的面孔了,以为不会再看到人了。”

  从此以后,野兽更加悉心照顾老人了,不知他从哪里弄来了一些白色粉末,令老人的伤口快速的痊愈起来。

如果你知道 猫咪也有锋利的爪子 你选择停下

“我的不幸使我来到了这里,”老头回答,“我没有孩子,我和妻子一生都盼着有个孩子。于是我离开了家,来到大千世界里,希望在什么地方能找到我需要的东西。”

老人以惊人的速度完全康复,他请求野兽允许他回家。

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 湿润的舌头舔着你的手时的信任

隐士从地上拾起一个苹果交给他,说道:“吃掉一半苹果,把余下的给你的妻子吃,别再漫游世界了。”

  “你一定要记住你的诺言!”临行前,野兽嘱咐他道。

如果你知道 森林里也有野兽 你选择停下

老头欣喜万分地俯身吻了隐士的脚,离开了洞穴。他尽快地穿过黑暗的森林,后来到一片开着鲜花的田野,明亮的光让他眼花缭乱。突然他感到非常口渴,嗓子发干。他寻找小溪,但却没有找到,舌头越来越干了。后,他的目光落在手里的苹果上。由于口渴,他忘记了隐士说的话,不仅吃掉自己的一半苹果,而且把老婆的那一半也吃掉了。吃完后他就睡着了,醒来时他看见一个奇怪的东西躺在不远的堤岸上,周围开满粉色的玫瑰花。老头站起身,揉了揉眼睛,去看那是什么。让他又惊又喜的是,那是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皮肤就像她头上的玫瑰一样白里透红。他轻轻地把她抱在手中,她似乎一点不害怕,只是高兴得又跳又叫。老头用斗篷把她裹起来,飞奔着回家去了。

  老人诚恳地答应下来,眼泪汪汪地说一定会报答野兽的恩情。但他可不是这样想的,他打心眼里想把贝儿嫁给村里最有钱的少爷,一切的感恩都是揶揄野兽的借口,换取生命的代价。

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呼吸新鲜的空气 享受大自然是一种多么奇妙的感觉

快到他们居住的茅屋时,他把孩子放在大门附近的一个桶里,喊叫着跑进了屋:“老婆,快出来,快,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女儿,她的头发是金色的,眼睛像星星一样!”

  
老人回到家中,满心欢喜地筹备着贝儿和有钱少爷的婚事,早把对野兽的承诺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可是,有些残留的东西却不允许他忘记。数日后,老人身上每一道结痂的疤痕都化作一条红色的软虫,它们疯狂地繁殖着,蠕动着,蚕食着占据的皮肤,人类的力量已无法将它们赶尽杀绝。很快,老人的身体就变得千沟万壑,可它们仍然不甘心,继续往身体内部蔓延。  “巫术!,那头怪兽终究是不肯放过我!”老人撕扯着自己没有皮肤的肌肉大叫,一些软虫被他抓落下来,但马上又有新生的幼虫覆盖上去。

如果你知道 幸福的婚姻也会有争吵 你选择停下

听到这个神奇的消息,老太太急于要看到那个宝贝,她冲下楼,差点儿摔伤。

  
人们总喜欢称超自然的力量为巫术,却不会反思是否是自己的劣行招致的因果报应。

那么你永远不会知道 被一个人呵护 彼此珍惜是一次多么来之不易的机会

但丈夫带着她来到了那只桶边时,桶里竟然是空的。老头吓得不知所措,老太太则坐在地上伤心而失望地抽泣起来。想到孩子可能从桶里趴出来,藏起来和他们开玩笑。他们便找遍每个地方,可是根本见不到她的任何踪迹。

  知道事情经过的贝儿毅然决定去往森林找寻野兽的踪迹,为父亲觅得一线生机。不幸的是,她也同样遇上了那头凶猛的狮子。幸运的是,在被狮子扑倒在地的同时野兽抱起了她。

孩子 我想对你说 每个事物背后都会有我们看不见的一面

“她会在什么地方呢?”老头绝望地呜咽着,“噢,我为什么要离开她,即使是一会儿?是仙女把她带走,还是野兽把她叼走了?”他们又找了一遍,但是既没有看见仙女也没有遇到野兽。后他只好放弃,怀着悲痛的心情,伤心地回到了茅屋。

  贝儿并不像父亲一般忘恩负义,她真心的感谢野兽的救助,并隐约对他有了一丝好感。她为父亲的所作所为道歉,祈求野兽能放过父亲。

或许他们看起来那么美 可是走近却没有了当初的好

那孩子到底怎么了?原来,她发现自己被独自放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吓得哭起来。一只老鹰在附近盘旋,听到她的哭声,便飞过去看。当它发现那个白里透红的小家伙时,想到了自己家里饥饿的雏鹰,便扑下来,用爪子抓起她,很快飞过树顶。几分钟后它飞回巢穴里,把小小野蔷薇放在长着绒毛的雏鹰中,然后自己飞走了。雏鹰看见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的动物,自然非常吃惊。它们并没有像父亲希望的那样吃掉她,而是依偎在她身旁,伸出小翅膀给她遮挡阳光。

   “如果你能救回爸爸的性命,我将永远留在这里陪伴你!”贝儿起誓道。  
“我并没有想要你父亲的性命,打从一开始我就想救他,我在他伤口涂抹那些药粉只是想看看他是否会遵守诺言!”

可是这些都不是阻止你前进的理由

此时,在老鹰修建巢穴的森林深处,流着一条小溪,溪水是有毒的。在小溪的岸边住着恐怖的七头虫。那七头虫经常看着老鹰在树顶上飞来飞去,给它的雏鹰送食物。它仔细地观察雏鹰什么时候开始试飞,什么时候从巢穴里飞走。当然,如果老鹰在巢穴里保护着它们,即使是又大又粗的七头虫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干什么坏事,但当老鹰离开后,胆大的雏鹰如果靠地面太近,肯定就会被怪兽吃掉了。但巢穴里的雏鹰对这些可怕的事情一无所知,心想不久就该轮到它们出去看世界了。几天之后,它们的眼睛也睁开了,它们的翅膀忍不住摆动起来,它们渴望飞过树顶,飞到高山上,飞向远处明亮的太阳。但那天半夜里,那只饥饿的七头虫等不到晚餐,呼地一下冲出小溪,直接来到那棵树边。它两眼放光,渐渐逼近树上的巢穴,两条喷火的舌头越来越近地伸向巢穴,伸向远的角落里发抖的小鸟。但就在舌头要卷走小鸟的一刹那,七头虫吓得叫起来,转身掉了下去。然后地下响起打斗的声音,尽管没有风,但树却一直在摇晃,只听得又是吼叫又是咆哮,雏鹰感到更害怕了,它们以为自己的末日来到了。只有野蔷薇没有受到打搅,在整个打斗的过程中,她都安然熟睡。

  
“那么,请告诉我如何才能治好他吧!他就快要死掉了!”贝儿流下了晶莹的泪滴,如初见的时候一样惹人怜爱。

就像美丽的星辰上也会有尘埃和泥泞

早上老鹰飞回来时,看见树下有打斗的痕迹,到处都有黄色鬃毛,到处都有坚硬的鳞甲类物质。它看到这些东西非常高兴,加速回到巢穴。

  
“好吧,让他服下这颗药丸就没事了,不过三天后你一定要回来,否则我将会死去!”野兽递给贝儿一粒黑色的药丸。

用心去感受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谁杀了那条七头虫?”它问孩子们。但是雏鹰回答说:“不知道。”它们说自己一直处在生命危险中,到后时刻被解救了。太阳透过厚厚的树枝照到野蔷薇金色的头发上,她蜷缩着身体睡在巢穴的角落里。老鹰见到了,心想不知道是否是小姑娘给它带来运气,用她的魔法杀了敌人。

  
“请你放心,为了我的承诺,为了你的恩情,三天后,我一定会出现在这里!”贝儿信誓旦旦。

尽情地享受生命中的美好

“孩子们,”它说,“我把她带到这里做你们的晚餐,你们却没有碰她,这是什么意思?”雏鹰们没有回答。野蔷薇睁开眼,她看上去比以前可爱了七倍。

  老人服下药丸后,身体上的软虫逐渐融化成液体,流淌着将他整个身躯包裹起来,再凝固成一层红色的薄膜。老人长出了一层红皮肤,虽然怪异却足够他苟活下去。

孩子

从那天起,野蔷薇就像个公主一样生活着。老鹰飞遍树林,寻找软、绿的苔藓给她铺床,又用嘴在野地或高山上衔了许多明亮美丽的鲜花装饰她的床。它把床铺得非常巧妙,整个森林没有一个仙女不喜欢在那里睡觉,床在树顶上随风摇来摇去。当那些小家伙能从巢穴里飞出来时,老鹰就教它们到哪里去寻找野蔷薇喜欢吃的水果和梅子。

    三天后的夜里,野兽心如死灰。贝儿终究没有出现,如她父亲一样背弃了誓言。只不过这一次,他已经没有了筹码,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幻想诅咒的破解。院子里的玫瑰,应该已经凋谢了吧,再也没有机会得到爱情了,他站在高高的天台上,绝望的闭上眼睛,身体向前倾去。

祝福你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时间流逝,野蔷薇一年比一年长得更高更漂亮。她在鸟巢里过着幸福的生活,从没有想到走出去,日落时她会站在鸟巢边欣赏着这美丽的世界。森林里许多鸟都是她的伙伴,它们常来和她说话,还从很远的地方给她带来陌生的花儿做玩具,带来蝴蝶和她一起跳舞。日子就这样飞快地过去,转眼她长到了十四岁。

  “野兽先生!我回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阻止了他。

一天早上国王的儿子出来打猎,他还没有骑多远,一只鹿子从树下跑到他前面。王子立即追赶,那头壮鹿在前面猛跑,王子紧随其后,直到后,他发现自己到了森林深处,这地方以前从来没有人来过。

  贝儿站在夜色里,如星辰般照亮着四周,玫瑰花依然盛放,和女孩一样娇艳欲滴。

树木十分茂密,林中非常黑暗,他停下来竖起耳朵听,听到一种声音打破沉寂,这声音让他害怕。这声音既不是狗叫声,也不是号角声。他一动不动地站着,不知道是否应该前进。这时,他抬头看天上,似乎有一束阳光从高高的树上泻下来。借着光线他看见雏鹰和鸟巢,雏鹰正在巢边看着他。王子把箭搭上弓,对准目标,但在他放箭之前又有一束亮光让他眼花缭乱。那亮光光辉灿烂,他的弓掉了下去,他用双手挡住了脸。后他冒险睁开眼睛时,野蔷薇正看着他,金色的头发飘洒在她身上。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人。

  贝儿的头发很凌乱,嘴角和手臂上都有血迹,她告诉野兽自己被父亲囚禁,咬断了绳索才逃离出来。

“告诉我怎么能到你那里?”他叫起来,但野蔷薇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安静地坐了回去。

  “幸好没有遇到那头狮子啊!”她乐观地安慰野兽。

王子见没有办法,只好转身出了森林。他本可以留在那里,但却带着渴望找到野蔷薇的心情回到父亲身边。然后他又一次来到森林,希望能找到她。这次他却没有那么幸运,他极度悲伤地回到家里。

  “我一定会给你一辈子的宠爱!”野兽流着泪将贝儿拥入怀中。

国王想不出是什么原因使儿子发生了变化,他派人把儿子叫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王子坦白说野蔷薇的形象已经充满他的灵魂,没有她他就不会快乐。起初,国王感到有点为难,他怀疑一个树顶上的女孩是否能成为一个好皇后,但他非常爱儿子,于是答应尽自己所能找到野蔷薇。第二天早晨,他就派出许多传令官去全国各地查寻,问是否有人知道住在森林里的树顶上的少女现在何方。并且承诺无论谁找到她都能得到很多财富,而且可以在王宫里任职。但是没有人知道。王国里所有姑娘的家都在地面上,她们觉得在一棵树上长大很可笑。“她也许会成为一个善良的皇后。”她们转述着国王的话,轻蔑地仰起头传令官们几乎绝望了,这时一个老太婆走出人群,上前对他们说话。她不仅非常老,而且非常丑,又是驼背又是秃头。传令官们看见她时都粗鲁地笑了。“我可以带你们去看住在树顶上的少女,”她说,但他们笑得更厉害了。

  清晨的阳光在贝儿身上徜徉着,温柔地将她唤醒。她睁开朦胧的双眼,一个俊美的男子正在床边微笑着看着她,眼里满是深情。

“老巫婆,走开!”他们叫道,“你会给我们带来厄运。”老太婆站着不动,而且说只有她知道在什么地方才能找到少女。

  “你是谁?野兽先生呢?”贝儿惊恐地叫道。

  “嫁给我吧!”在诉说完事情的始末后,已经变回王子的野兽单膝跪地。

  贝儿用力点了点头,留下了幸福的眼泪。

  

  古堡已经变成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器皿摆设变成了女仆,家具树木变作了骑士,这是个生机勃勃的王宫。如期举行婚礼也异常的盛大隆重,连森林里的小动物都赶来参加这场盛宴。一对新人拥抱着,亲吻着,诉说着一生的誓言和永远的爱恋。

  然而,玫瑰花,还是没有凋谢。

一年的甜蜜生活转眼即过,第二年的春天,贝儿有了身孕。最初王子很是喜出望外,整天陪着贝儿嘘寒问暖。但短暂的寂寞却足以摧毁永恒的誓言,王子开始与宫内年轻漂亮的宫女苟合,从最初的躲藏遮掩到后来的堂而皇之,丝毫不忌讳贝儿的感受。

   “你说过要给我一辈子的宠爱,现在算什么?”贝儿责问道。

  
“瞧瞧你那丑样,我连和你在一起呆一分钟都觉得恶心!我是个尊贵的王子,怎么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你乖乖地为我生下孩子,我可以让你做永远的王后,否则你就给我滚出去。”王子把那面魔镜扔给贝儿。

  贝儿默默地拾起镜子,就当作是最后的纪念吧。她流着泪,无声地离开了王宫,这里从来都不属于她,一切只是个荒诞而美丽的梦,梦碎人醒,就无需继续纠缠。

  贝儿没有回家,她深知自私的父亲一定不会重新接纳她,一直以来她只是父亲招揽钱财的工具而已。她在森林的暗处搭建了一个简陋的茅屋,虽然难以遮风挡雨却总算有个栖身之所。

  数月后,贝儿诞下一名婴儿。这是个奇怪的孩子,刚出生就有着野兽般凶狠的眼神与尖锐的指甲。

  不知过去了多少个春夏秋冬,贝儿的头上生出了白发,脸上爬上了皱纹。孩子也越长越大,他四肢着地行走,嘴里满布锋利的兽齿,不时发出几声令人胆战心惊的嘶吼。他开始捕食小动物,连凶猛的狮子都要惧他三分,他眼里的杀气足以吓退所有猛兽。只有面对贝儿时,他是温柔的,他深爱着自己的母亲,不允许她受任何委屈。他会用动物的皮毛为贝儿缝制一件过冬的大衣,也会因贝儿的不高兴而学习食用野果。他就是贝儿的保护神,任何风吹雨打,野兽袭击的时候,他都会用生命捍卫自己的母亲。

  母子俩相依为命,其实也算是种幸福。只是,孩子也会忆起父亲。

  “妈妈,为什么我没有爸爸?森林里所有动物都有爸爸的啊!”孩子可怜兮兮地问道。

  贝儿不忍心告诉他真相,却也不愿欺骗他,只好递给他那面镜子,告诉他能在镜子里看见爸爸。

  镜子里的男子依然风度翩翩,养尊处优的环境令他并未老去。他左拥右抱,桌上摆满八珍玉食,华美的殿堂明显和破旧的小茅屋形成鲜明对比。

  “爸爸住的地方好漂亮啊,我也想吃那些好吃的东西,妈妈你能带我回家吗?”孩子乞求道。

  那么多年了,孩子从没有向自己要求过什么,再说虎毒不食子,王子无论如何都会认回自己的孩子吧,贝儿这样想道。

  于是,贝儿带着孩子踏上了那段深埋在记忆的路。翻开沉痛的过往,她只是不愿让孩子再这样生存下去,她只是想把孩子交付给王子后就离开。

  王宫的骑士都畏惧于孩子凶狠的眼神,在孩子嘶吼几声后再不敢阻拦,自动让道。很快,贝儿重新见到了王子。

  王子显然很不满外来者的打搅,正欲大发雷霆的时候,他认出了贝儿。

  “你当初不是很坚决的离开么?现在活不下去了,要求我收留你吗?看着你这张老脸,我就想吐!”王子肆意地嘲笑着贝儿。

  “我只是想你收留我们的孩子,我马上就走!”贝儿低声下气。

  “带着这只怪物滚,我不会承认这样的儿子,这太令我丢脸了!我永远不想看见你们!”王子越说越生气,把贝儿推倒在地。

  孩子看见母亲受欺负,冲上前去护住她:“爸爸,不要欺负妈妈!”

  “你不配叫我爸爸,我就是要欺负她!怎么了?”王子伸出脚猛踹地上的贝儿。

  孩子发怒了,他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眼睛里迸发出强烈的仇恨,他如猛兽般把王子扑倒,用尖锐的爪子撕扯着王子的身体。

  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王子的外皮被撕开后,里面竟出现一具野兽的身体,它钻出那副毫无生机的皮囊,如当初一样,黝黑粗糙,冰冷绝望。王宫里的一切随之消失,重新变成一座死气沉沉的古堡。

  野兽惊慌地环视着自己的身体,用爪子撕开着自己的皮肤,可惜没有再次的奇迹,回应它的只有淋漓不尽的鲜血。

  野兽绝望地大叫着爬上了天台,这一次,没有人挽救他的死亡。其实,最大的悲哀并非从天堂到地狱,而是从地狱到天堂后重新坠入地狱。

  院子里的玫瑰花,终于凋谢。其实,诅咒一直都未被破解。在玫瑰花凋谢之前,学会爱与被爱。玫瑰花的生命就代表着王子的一生,而爱情,确是需要用一生来经营的,断不能半途而废。

  “那么,在你们美丽的外表下面,你确定没有藏着一具野兽的身体吗?”羽忆琪讽刺地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