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凭空冒出来的旧照片撞了个满怀有一点点猝比不上防

回忆是立锥之地场地很友善认为却面生

悠长的时刻深处的脸好疑似另外一人你默默与他对话千言万语化作眼窝的热泪

时光是个魔术师早将全数都更正无论是老朋友依然相貌抑或是人心……

版权作品,未经《短法学》书面授权,严禁转发,违者将被追究法律义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